当前位置:首页 > 百货 > 读书︱《青铜葵花》13

读书︱《青铜葵花》13

关键词:???发布时间:2019-09-26 08:00:01


曹文轩长篇小说《青铜葵花》


该书主要讲述没有血缘关系的两兄妹青铜与葵花的故事,曾获《中国报纸》2005年十大好书奖,台湾"好书大家读"年度长篇小说类创作最佳奖,江苏精品图书奖,第十届全国精神文明建设"五个一工程"奖,首届世界出版政府奖,中国作家协会第七届优秀儿童文学奖。


? ? ? ?天底下,葵花算得上是最具有灵性的植物,他居然让人觉得他是有敏锐感觉得,是有生命与意志的。它将他的面孔,永远的朝着神圣的太阳。他们是太阳的孩子。整整一天时间里,他们都会将面孔毫不分心地朝着太阳,然后跟着太阳的移动,而令人察觉不出的移动,在一大片寂静中,它们将对太阳的热爱与忠贞,发挥到了极致。——曹文轩《青铜葵花》?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太阳像一只金色的轮子,阳光哗啦啦泻向了葵花田,那葵花顿时变得金光灿烂,天上有轮大太阳,地上有无数的小太阳——一圈飘动着花瓣的小太阳,这大太阳与小太阳一俯一仰。那葵花,一副天真,一副稚气,又是一副固执,坚贞不二的样子。——曹文轩?《青铜葵花》?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夜晚的大河,平静地流淌着。月亮挂在天空,水面上犹如洒满了细碎的银子。几只停泊水上过夜的渔船,晃动着渔火。你看着那渔火,看着看着,渔火不再晃动,却觉得天与地、芦荡与大河在晃动。大麦地的夏夜,很梦幻。——曹文轩?《青铜葵花》


《青铜葵花》? ?

?文/曹文轩? ? ? ?诵/樱子

......? ?......

? ? ?葵花是一个胆小的女孩,无论是上学,还是放学回家,总有点儿害怕。因为家离学校有很长一段路,中间还要经过一片荒地。本来是有几个同路的孩子的,但她与大麦地村的孩子们还没有熟悉,大麦地村的孩子们也还觉得,她不是大麦地村的,她与大麦地人不大一样,因此,总有那么一点儿隔膜。
  小小人儿,她独自一人上学去,奶奶、爸爸、妈妈也都不太放心。
  青铜早想好了,他送,他接。
  大麦地有历史以来,大概就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情景:一个小女孩每天都骑着牛上学,还有一个小哥哥一路护送着。每天早上,他们准时出发,放学时,青铜和牛就会准时出现在学校门口。早晨,一路上,葵花在牛背上背诵课文,到了学校,就已背得滚瓜烂熟了。放学回家的路上,葵花就在心里做那些数学题,回到家,不一会儿就能完成家庭作业。每回,青铜把葵花送到学校后,葵花都是跑进校园后,又很快再跑出来:“哥哥,放学了,我等你。”她就生怕青铜将她忘了。青铜怎能把她忘了呢?也有一两回,青铜因为爸爸交牛交晚了,迟了一些时候,等赶到学校时,葵花就已经坐在校门口掉眼泪了。
  下雨天,路上的泥土成了油滑油滑的泥糊,许多孩子从家里走到学校时,鞋上已尽是烂泥,还有摔倒的,一身泥迹斑斑。但,葵花却浑身上下,都是干干净净的。女孩们羡慕得都有点儿嫉妒了。
  青铜一定要接送葵花的另一个原因是为了防止嘎鱼欺侮葵花。
  嘎鱼与青铜一样大,也没上学。不是没有钱上学,而是不肯好好念书。一连三年留级,还是倒数第一名。他爸爸见他写不出几个字来,就将他绑在树上揍他:“你学得的东西都哪里去了?!”他回答道:“都又还给老师了!”不好好念书倒也罢了,他还爱在学校闹事、闯祸。今天跟这个打架,明天跟那个打架,今天打了教室的玻璃,明天把刚栽下去的小树苗弄断了。学校找到他爸爸:“你家嘎鱼,是你们主动领回去呢?还是由学校来开除?”他爸爸想了想:“我们不上了!”从此嘎鱼一年四季就游荡在了大麦地村。
  葵花上学、放学的路上,嘎鱼会赶着他的鸭群随时出现。他常将他的那群鸭密密麻麻地堵在路上。那群鸭在前头慢吞吞地走着。嘎鱼不时回过头来,不怀好意地看一眼青铜和葵花。他好像一直在寻找空子——青铜不在的空子。然而,一个学期都快过去了,也没有找到这个空子。
  青铜发誓,绝不给嘎鱼这个机会。
  嘎鱼似乎有点儿害怕青铜。青铜在,他也就只能这样了,心里很不痛快,压抑得很。于是,他就折腾他的鸭群。他把它们赶得到处乱跑,不时地,会有一只鸭挨了泥块,就会拍着翅膀,嘎嘎地惊叫。
  青铜和葵花不理他,依然走他们的路。
  青铜的家像一辆马车。一辆破旧的马车。在过去的许多年里,它在坎坷不平的路上,风里雨里地向前滚动着。车轴缺油,轮子破损,各个环节都显得有点松弛,咯吱咯吱地转动着,样子很吃力。但,它还是一路向前了,倒也没有耽误路程。
  自从这辆马车上多了葵花,它就显得更加沉重了。
  葵花虽小,但葵花聪慧,她心里知道。
  临近期末,一天,老师到班上通知大家:“明天下午,油麻地镇上照相馆的刘瘸子来我
  们学校为老师们照相,蛮好的机会,你们有愿意照相的,就预先把钱准备好。”
  各班都通知到了,校园立即沸腾成一锅粥。
  对于大麦地的孩子们来说,照相是一件让他们既渴望又感到有点儿奢侈的事情。知道可以从家里要到钱的,又蹦又跳,又叫又笑;想到也许能够要到钱,但这钱又绝不轻易能要到手的,那兴奋的劲头,就弱了许多,更多的是焦虑。还有一些心里特别明白这钱根本就不可能要到——不是大人不肯给,而是家里根本就拿不出一分钱,就有点儿自卑,有点儿失望与难过,垂头丧气地站在玩闹的人群外,默默无语。有几个知道不可能要到钱,却又十分希望能照一张照片的孩子,就在私下里,向那些有些钱的孩子借钱,并一口向对方许下了许多条件,比如帮他扛凳子、帮他做作业,再比如将家里养的鸽子偷出来一对送他。借到的,就很高兴,与那些心里有底的孩子一起欢闹;借不到的,就有点儿恼,朝对方:“你记着,以后我再也不跟你好!”
  对照相最热心的莫过于女孩子们。她们三五成群地待在一起,叽叽喳喳地商量着明天下午照相时,都选择一个什么样好看的风景照,又都穿一件什么样的衣服照。没有好看衣服的,就跟有好看衣服的说:“你明天照完了,我穿一下你的衣服,行吗?”“行。”得到允诺的这个女孩就很高兴。
  教室内外,谈论的都是照相。
  在此期间,葵花一直独自坐在课桌前。满校园的兴奋,深深地感染着她。她当然希望明天也能照一张相片。自从跟随爸爸来到大麦地后,她就再也没有照过一张相片。她知道,她是一个长得很好看的女孩。无论怎么照,那相片上的女孩都是让人喜欢的。她自己都喜欢。望着相片上的自己,她甚至有点儿惊讶,有点儿不相信那就是自己。看看自己的相片,让人
  看看自己的相片,真是一件令人高兴的事情。
  她想看课文,可怎么也看不下去。但,她还是摆出了一副聚精会神看课文的架势。
  有时,会有几个孩子扭过头来,瞥她一眼。
  葵花似乎感觉到了这些目光,便将脸更加靠近课本,直到几乎将自己的脸遮挡了起来。
  青铜来接葵花时,觉得今天的孩子,一个个很有些异样,像要过年似的,而只有妹  
  妹,显得很落寞。
  走在回家的路上,骑在牛背上的葵花,看到了一轮将要沉入西边大水中的太阳。好大的太阳,有竹匾那么大。橘红色的,安静地燃烧着。本是雪白的芦花,被染红了,像无数的火炬,举在黄昏时的天空下。
  葵花呆呆地看着。
  青铜牵着牛,心里一直在想:葵花怎么啦?他偶尔仰头看一眼葵花,葵花看到了,却朝他一笑,然后指着西边的天空:“哥,有只野鸭落下去了。”

……? ?......




相关内容
分享 2019-09-26 08:00:01

0个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