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体育 > 《撞死了一只羊》:拯救自己的并不是“在路上”,而是摘下心中的墨镜

《撞死了一只羊》:拯救自己的并不是“在路上”,而是摘下心中的墨镜

关键词:???发布时间:2019-09-03 08:00:03
《撞死了一只羊》:拯救自己的并不是“在路上”,而是摘下心中的墨镜

今天是达芬奇逝世500周年纪念日 | 美剧《生活大爆炸》全剧拍摄杀青 | 冯内古特的短篇小说首次完整结集 | ......

《撞死了一只羊》:拯救自己的并不是“在路上”,而是摘下心中的墨镜

......“图画书界奥斯卡”

《撞死了一只羊》:拯救自己的并不是“在路上”,而是摘下心中的墨镜

4月26日由王家卫监制、万玛才旦导演的电影《撞死了一只羊》全国公映,一时间引来热评,就以影迷聚集的豆瓣来说,影评文章多达200多篇,其他短评也达到了将近5000条。这部电影此前就获得了第75届威尼斯电影节地平线单元奖之“最佳影片”提名、第55届金马奖之“最佳导演”提名和第13届亚洲电影大奖之“最佳电影”提名。观众最好奇的是“墨镜王”和万玛才旦会碰撞出什么样的电影效果?

从事故到故事

《撞死了一只羊》这个电影名字,迎头就把一种事实,一个缺憾,一个不完美放在了观众面前。一针见血的,没有任何迂回和隐藏。正是“撞死了一只羊”这个让金巴有罪恶感的事件打开了他的潜意识心理,整个电影由此展开。这部电影根据次仁罗布的短篇小说《杀手》和导演自己的小说《撞死了一只羊》改编而成。

毫无疑问万玛才旦是一个很敏感的、艺术直觉能力很强的人。在众多的电影里,这部电影的名字具有一种撞击力。这是万玛才旦的故作另类吗?在我看来这正是万玛才旦作品(不仅是电影,还包括小说)的一个能代表其艺术特质的标签。万玛才旦的叙事往往不依靠故事情节来推进,作品的名字就是“文眼”。一般人习惯用名词式命名,习惯给叙事一个“定见”,而万玛才旦是叛逆的,他正是反“定见”的。“撞死了一只羊”,这是小事件还是大事件?前因后果又如何?谁干的?这里就有了悬念、有了复杂的心理活动,有了一种开放性。

《撞死了一只羊》:拯救自己的并不是“在路上”,而是摘下心中的墨镜《撞死了一只羊》:拯救自己的并不是“在路上”,而是摘下心中的墨镜

在无人的旷野上金巴撞死了一只羊,看起来没人知道,可是这巨大的留白却吸引了成千上万的观影者看客。一个突发的事件就具有了一种吸引看客的魔力。有看客就会有众说纷纭,就会有莫衷一是。旷野无人,但观众作为看客,眼睛睁大着等待故事发生。司机金巴要怎么处理呢?这下可有热闹看了。

《撞死了一只羊》:拯救自己的并不是“在路上”,而是摘下心中的墨镜

看客判断叙事的走向,一般是根据羊与人的关系做出的,这也算是一种审美期待视野。比如,第一种情况是这只羊没有主人,金巴撞死它没人来追责,他最后把羊肉吃了。第二种情况是后来羊的主人找来了,这个叙事就从事故变成了故事。可是万玛才旦让看客们的期待都落空了,这个金巴执着地带着羊的尸体去超度去天葬。金巴是这样一个另类,他心理到底是怎么想的?我们这些作为观众的看客不得不放下自己固有的执见去推测金巴的心理。这部电影开始催眠一般把观众带入了一个心理世界。

“戏中戏”或者“梦中梦”

对于看客视角和看客心理,万玛才旦是抗议的,在他的小说和电影中都有所反映,尤其是他的几部电影代表作。从《静静的嘛呢石》《寻找智美更等》《塔洛》到新作《撞死了一只羊》,万玛才旦的四部代表作品的叙事模式都是“在路上”,都嵌入了一个“戏中戏”的故事。

《撞死了一只羊》:拯救自己的并不是“在路上”,而是摘下心中的墨镜《撞死了一只羊》:拯救自己的并不是“在路上”,而是摘下心中的墨镜

《静静的嘛呢石》嵌入了藏戏《智美更等》和《西游记》,《塔洛》所嵌入的文本是“老三篇”之一的《为人民服务》,《撞死了一只羊》中两个背景故事互为嵌入文本。这种戏中戏的套层结构是一种复调式的、反思型的叙事艺术,力图探索的是现代人的心灵救赎之路,隐含着典型的“寻找”母题。可以说,万玛才旦电影的叙事结构就是“戏中戏”和“在路上”两种叙事结构的糅合。

这并非是万玛才旦叙事结构的固化,反而是他内心寻找之旅的具象化。对照《冈仁波齐》就知道,观众们看着朝圣者一路跪拜,以为那就是藏民族的信仰,可是万玛才旦让我们明白信仰的力量在日常生活中,或者说信仰本身也是个名相而已,凭借怎样的生命智慧救赎自己才是最重要的。

《撞死了一只羊》:拯救自己的并不是“在路上”,而是摘下心中的墨镜《撞死了一只羊》:拯救自己的并不是“在路上”,而是摘下心中的墨镜

电影《冈仁波齐》剧照

与看客对应的是那些习惯向内观的人,当眼睛不总向外寻找时,向内观的那条路就打开了。以拉康的理论来看,一个人对自我的认知要借助于外在的他者,他者就是镜像,起到了整合身体局部感知的效果。而目光就是他者镜像作用的集中体现。

王家卫导演公共场合总是戴着的那副墨镜成了他的一个标志,据他说戴上墨镜可以让他思考,让他有安全感。当看客成为一种文化的意象时,那么墨镜也就成了一个拒绝做看客的思考者的意象。难怪观众看《撞死了一只羊》,最先看见的就是主人公那副墨镜。有人说这是万玛才旦对王家卫的致敬,也有人猜测这是作为影片监制的王家卫将他的符号有意融入了电影,当被问及时万玛才旦却说让主人公司机金巴戴墨镜的创意完全来自他的一种直觉。在我看来正是戴着墨镜的王家卫而不是其他的导演,才有可能走进万玛才旦的梦。从金巴在电影里最后摘下墨镜的情节来看,王家卫在这部电影里也获得了一种释放。这是两位看起来风格迥异但有着精神契合的电影导演。

《撞死了一只羊》:拯救自己的并不是“在路上”,而是摘下心中的墨镜《撞死了一只羊》:拯救自己的并不是“在路上”,而是摘下心中的墨镜

墨镜与梦境

戴着墨镜的司机金巴为一只羊超度和天葬,车里播放着《我的太阳》,他粗狂有力的身躯在空寂旷远的高原无人区显得如此有力量,这是金巴作为太阳人格的一面。撞死了一只羊之后司机金巴碰到了一个人。此人出现的那一幕画面带着一丝诡异,风雪交加的旷野上一个近乎魅影一样飘忽的人上了车,这个人带着一种阴郁的灰暗色调,他也叫金巴。

两位同名的金巴相遇,电影用多个细节和镜头暗示了这两个金巴互为镜像的关系。就像司机金巴象征着一个人的太阳(显性)人格,杀手金巴象征的则是这个人的月亮(隐性)人格。这种塑造人物的方式是万玛才旦所惯用的,此前笔者在《万玛才旦小说的“意象对话”与诗性思维》一文中有详细论述。概括而言就是,万玛才旦的叙事中人物关系往往多为镜像关系,或者人物关系类似一个人的多个人格意志之间的互动。这种人物关系模式所形成的叙事具有诗性思维特征,反应的是人的潜意识心理世界。

《撞死了一只羊》:拯救自己的并不是“在路上”,而是摘下心中的墨镜

带着复仇执念的杀手金巴苦苦寻觅仇人几十年,却在见到仇人的幼子时哭着离去,留下一个杀过人而如今却虔诚救赎自己的老杀手。电影开头说“康巴藏人有个传统,就是有仇必报,若有仇不报,就是一种耻辱。”可以想象,不管是老杀手,还是杀手金巴,他们都在自己民族的命运里轮回,带着一种强烈的执念本能地活着,虽然有着救赎意识,但也犯下了杀戒。

是什么让杀手金巴面对仇人时掉下了眼泪放弃了复仇?电影中的这一幕也让我忍不住流泪,我想这不仅仅是仇人的幼子让他有了怜悯心。还因为在一路风雪中司机金巴将一只死去的羊珍重地放在卡车的副驾上,那种对一只羊的悲悯之情感染了他。

《撞死了一只羊》:拯救自己的并不是“在路上”,而是摘下心中的墨镜

“如果我告诉你我的梦,你也许会遗忘它,如果我让你进入我的梦,那也会成为你的梦。”

电影以一句藏族谚语点破了整个故事的梦幻特质。这个故事具有双重的梦境。首先可以看作是两位金巴进入了同一个梦,这个梦境纠缠的情结是“杀生—复仇—救赎”;第二重梦境是观众走进了司机金巴的梦,观众作为看客目睹了金巴这个人光明的一面,也目睹了他阴暗的一面。具体来说,第一重梦境可以看作是一个民族的集体无意识层面某些情结的纠缠,置身其中的每一个人都在梦境中,杀手金巴没能完成的复仇由司机金巴替他完成,复仇的执念存在于集体无意识中。

第二重梦境中只有一个人,那就是司机金巴。他撞死了一只羊之后,那些关于杀生关于复仇的妄想包裹了他。在他的信仰生活中,这件事给他带来了很大的恐惧,以致于他带着羊去超度去天葬。杀手金巴及其故事也许只不过是司机金巴的一个妄想,一个带着罪恶念头的潜意识。此前他也许一直都在试图压抑他潜意识里的这种恶念和攻击性,他一直戴着的那副墨镜就是他的防御面具。可是撞死了一只羊,而且是在高原无人区那只羊自己跑到了车轮底下。这样一个命定的死亡与救赎硬生生摊开在了司机金巴面前。在这个过程里观众得以窥见司机金巴的真实心理:恐惧、执念、恶意、欲望等等,最后在一只羊身上发生了投射和救赎。救赎之所以能实现,在于金巴看见了他的潜意识心理投射,如梦方醒。这个男人最后多了一丝笃定和克制,将墨镜取了下来,露出了微笑。

《撞死了一只羊》:拯救自己的并不是“在路上”,而是摘下心中的墨镜

进入梦唯一的方式就是看见梦。人生如梦,朝圣之路何尝不是每一个人穿越梦境净化心灵、升华自己的过程。当王家卫随主人公一起走进这个由次仁罗布的“慈悲”和万玛才旦的“意象对话”所形成的梦境时,他也破例摘下了眼镜,想必他在这个梦中也有释放。

万玛才旦在《你所不知道的<撞死了一只羊>的故事》一文中写了拍摄过程中的一些细节,他写道:“一开始,也许是因为他(王家卫)那副标志性的墨镜的缘故吧,我也以为他会是个高冷的人,但接触他之后,觉得他是一个很有亲和力的人。他的参与,确实给这部影片带来了很多很多的好处。”可以肯定的是,“墨镜王”对这部电影的加持让万玛才旦能够更好地做他自己,使这部电影更接近他小说的那种梦幻特质和诗性思维。

《撞死了一只羊》:拯救自己的并不是“在路上”,而是摘下心中的墨镜《撞死了一只羊》:拯救自己的并不是“在路上”,而是摘下心中的墨镜

影片中考究的摄影令观众印象深刻,比如这张画面处理与画家卡拉瓦乔的《召唤使徒马太》一致

《撞死了一只羊》撞档“复联4”让影迷们捏着一把汗,超级英雄拯救地球固然激动人心,但是“撞死了一只羊”却未必不是一个大事件。拯救地球当然是大事,但是如果不能拯救自己何以拯救地球呢?《撞死了一只羊》自有它的大意义。这是一部如诗如梦如酒的电影,习惯了看故事的观众也许会有点晕,不过没关系,就像第一次喝酒总会有点迷糊,但口齿留香回味无穷的感觉确实很美好。

《撞死了一只羊》:拯救自己的并不是“在路上”,而是摘下心中的墨镜《撞死了一只羊》:拯救自己的并不是“在路上”,而是摘下心中的墨镜

2018文学报合订本 已上线微店

如果您不想错过每日我们推送的资讯,

可将公号设为星标,

作为特别关注。

《撞死了一只羊》:拯救自己的并不是“在路上”,而是摘下心中的墨镜《撞死了一只羊》:拯救自己的并不是“在路上”,而是摘下心中的墨镜《撞死了一只羊》:拯救自己的并不是“在路上”,而是摘下心中的墨镜

文学照亮生活

公号:iwenxuebao

网站:wxb.whb.cn

邮发:3-22

扫描左边可进入微店

文学报

相关内容
分享 2019-09-03 08:00:03

0个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